监察委员会揭露的“伞”和“黑手党”典型案件
2019-11-06

    阿特拉斯

    黑人和邪恶势力常常紧握着多个“伞”。

    在进行肃黑除邪斗争的过程中,监察委员会担负着怎样的责任,发挥着怎样的作用?在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的重要新闻领域可以找到这些信息。《法制日报》记者13日梳理了中央纪委截至9月13日发布的网站内容,发现地方监察委员会工作不断深入。

    记者采访的专家认为,要根除腐败,必须直接面对腐败的症结和“保护伞”。监察委员会在促进反邪斗争中发挥着重要作用。

    打开典型案例直接面对问题

    不难发现,有的党员、干部、公职人员直接组织、领导和参与涉及犯罪活动的犯罪活动,有的窝藏和纵容涉及犯罪活动的活动,充当着邪恶势力的“伞”;有的地方党委、政府、职能部门对恶势力惩处不力、不力。在监督上,渎职和渎职,客观上促成了恶势力的蔓延。

    其中,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是河南省洛宁县兴化镇东四村党支部前书记、村委会主任狄某,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四起案件中,湖南省综合管理厅前厅长周某等人涉嫌充当黑社会势力的“保护伞”。广东省惠州市民警被怀疑是邪恶势力的“伞”,广西永福县政协前干部刘某,被怀疑是邪恶势力的“伞”,沙日照市东港区电子商务中心前主任梁某,被怀疑是邪恶势力的“伞”。山东省涉嫌充当“雨伞”的邪恶势力。

    记者发现,在公开揭露五起典型的腐败案件和“伞”涉及犯罪活动之前,地方纪律委员会已经揭露了腐败和“伞”涉及犯罪活动。

    自9月1日起,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上就有58条关于腐败、腐败和“保护伞”的信息。这些资料来自湖北、山东、河北、四川和北京的21个省纪委(包括直辖市)。发布信息的纪律委员会和监督委员会主要在省和市一级,包括工作条件、案例研究、大量接触和统计数据。共查获66起案件,其中117人被移交司法机关依法处理。

    北方工业大学文法学院院长、反腐败与法治研究中心主任刘泽军说,监察委员会参与特殊的反黑帮和反邪恶活动是全面有效处理此类犯罪的必然要求。

    刘泽钧说,一方面,监察委员会参与根除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专项行动,有助于打破“铁幕”的“保护伞”,深入挖掘犯罪组织的根源,实现根除犯罪行为的目的;调查和整体把握犯罪事实,更有利于全面、客观、细致地收集和呈现黑社会性质犯罪事实,从而立案。试验结果的公平性提供了重要的事实支持。

    北京师范大学中国刑法研究所副所长彭新林认为,监察机关作为党统一领导下的反腐专门机构,与纪委合作,前所未有的增强了自身的独立性和权威性,监督了广大公职人员。行使公共权力。依法,可以采取保留、查询、冻结、侦查、扣押等重要职权,取胜除害。这场斗争提供了有力的保证。

    深挖筛分

    涉嫌组织和领导黑社会组织的地谋有56名党员、干部和公职人员。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公开揭露的五起典型的贪污、包庇犯罪案件中,三起案件涉及人数众多,其中两起案件涉及两位数。

    值得注意的是,参与犯罪活动的部队往往采取各种手段来抓住一些“伞”。记者发现,地方监察委员会通过深入挖掘“大底”线索,向司法人员传递的不乏两位数甚至三位数。

    今年前10个月,云南省纪检监察机关共受理了393条涉嫌贪污犯罪的线索,其中225条移交给19个司法机关。

    截至12月11日,宁夏回族自治区共调查犯罪线索12275件,涉及犯罪活动和贪污腐败案件162215件,充当“保护伞”和玩忽职守,向司法机关移交案件55件。

    中央纪律委员会国家监察委员会和地方纪律委员会一直关注涉及犯罪活动问题突出、公众反映强烈的重点领域、行业和领域。

    2005年7月至2016年,梁某长期担任日照东港区贸易局指定生猪屠宰管理办公室主任、区商务局执法科主任,并利用职权为实际控制下的某食品有限公司人员的违法行为提供保护。张某兄弟的犯罪团伙。

    在监督生猪屠宰活动的过程中,梁某允许不具备执法资格的食品公司的人员参与并配合执法。公司违反规定,对查处的肉类产品打折。公司接受10000元现金,让员工暴力执法,导致一些猪肉经营者被殴打。

    刘泽钧提出了四个关键词:依法行政、全面互动、职责分立和相互制约。就侦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而言,公安机关是侦查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主要部门,监察委员会是侦查黑社会性质组织形成、发展过程中出现的相关问题,尤其是“保护伞”问题的主要部门。此外,监察委员会在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犯罪的专项行动中发挥着重要的支持和促进作用。

    问责与不作为

    自9月份以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共发表了12篇涉及山东省的文章。9月14日,共报告了五起涉嫌作恶势力“伞”的党员干部案件,包括前党委书记、威海市文登区海洋渔业局局长曹某,担任作恶势力的“伞”。

    根据通知,曹某是张某罪恶势力刑事案件中行业监督部门的负责人。张某恶势力犯罪团伙任意改变海域的使用,购买了许多无证、无证和未注册的“三无”船,并组成了一个非法的“海上保护旅”。它以影响养殖业和通行船舶造成损失为借口,利用扣押船舶、暴力威胁等手段进行讹诈、非法拘禁和强制交易。

    10月14日,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网站发布了相关信息。山东威海分包督察员严格检查“雨伞”的恶势力,蹲下来监督典型案件,并促进曹操处理可疑的“雨伞”的恶势力。

    案例分析引起了对监事会工作机制的高度重视。刘泽军认为,监察委员会的工作机制比以往更有利于对黑社会性质组织的深基坑开挖和全面惩处。监事会工作机制注重上下团结、协调,注重同级党委、人大、政府的明确、互动、统一,体现了党中央的全面管理和全面协调。同意。

    刘泽军说:“就解决实际问题而言,监察委员会的工作机制打破了黑社会性质组织的保护伞扎根于当地并处理此类问题的关键,这将更有效地惩治此类慢性疾病。”

    记者发现,打击黑帮、消灭罪恶的工作重点也是不作为和不作为。中央纪委国家监察委员会有关负责人强调,要注意形成黑恶势力的形式主义和官僚主义问题,注意职责的不足、遗漏和履行不当。

    9月,山西省委常委、省纪委书记、省监察委员会主任任建华会见了党组书记(党委)和11个部门纪检监察组组长。在打击黑帮和罪恶的特殊斗争中,没有履行职责的国家和单位。

    据湖北省纪委监察委员会网站报道,保康县委近日就专项打击黑社会性质组织进行了集中采访。县委书记张世伟同襄阳市水务局、交通局、城关镇等16个单位的主要领导进行了集中访谈,听取了县委监察组的反馈意见。湖北省加强责任追究,认真追究未尽职守、玩忽职守、徇私舞弊者的直接责任和领导责任。目前,已有89人承担责任。

    从彭新林的观点来看,监察委员会推动反黑社会专项斗争的工作不足,是对群众期望和社会关注的积极回应。

    彭新林补充说,通过对党员干部犯罪和腐败案件的调查和处理,深入分析了案件发生的原因,找出了问题的症结,指出了在思想教育、权力运作、监督制约和制度建设等方面存在的问题和漏洞。建立机制,制定风险防范和控制措施,完善制度,促进改革,完善长效机制。效果。(记者张浩)

    一

    [纠错]

    负责任的编辑:

    刘琼